加入收藏   与我联系  网站简介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catholicdl.org

 

 

浅析牧人应有的态度

王永光


  

  教会历来把主教、神父喻为“牧人”,其意是深远的。从旧约时代起,凡德高望重者或者被天主特别拣选的那些圣祖和先知们,都被以色列子民称为“牧人”。

  从字面上看,牧人就是放羊的人,而作为一个放羊人,他总是要走在羊的前面,要把自己的羊领到有水有草的安全地带;当狼要来袭击羊群时,他总是要奋不顾身的挺身而出与之相搏;当发现受伤和步履蹒跚的小羊羔时,他总是要无微不至的照料好它们,甚至把他们扛在肩上,背在背上;到了晚上,他一定会睡在羊栈入口处,以防野狼的偷袭;每逢狂风大作或雷电交加的夜晚,他总是整夜不寐的在为自己的羊群担心。犹如厄则克耳先知所言:“我要亲自牧放我的羊,亲自使他们卧下……失落的,我要寻找;迷路的,我要领回;受伤的,我要包扎;病弱的,我要疗养;肥胖和强壮的,我要看守;我要按正义牧放他们。”(则34:15——16)

  这就是作为一个牧者应有的态度,难怪旧约圣经总是把某些先知和圣祖们称作“牧人”,原因就是他们总像牧人般的关心着自己的同胞和自己的民族,处处为他们着想,时时走在他们的前面。当民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时,他们总是脱颖而出,力挽狂澜,因此他们实在堪称为“牧人”。

  到了新约时代,耶稣把这一雅称发挥得淋漓尽致。他奉父派遣,为大众的得救甘愿舍身被钉于十字架上,以此作为对天父的最高祭献,所以我们说耶稣基督是大司祭,是所有牧者的“首牧”,一切“牧人”都应以他为中心、为楷模、为典范、为追求的最高目标。

  由此,当代教会仍然把神职人员喻为“牧人”,这就说明了教会对主教、神父是如此之重视和敬仰,同时亦说明了他们在教会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举足轻重的。因为他们毕竟是基督救世工程的继承者,是宗徒们的在世代表。既然如此,主教、神父该具备什么样的德表呢?

  我们常说,作为一位神职人员,首先应该学会做人,这是最基本和最低限度的要求,然而,现实生活中却有一些主教、神父竟连这点都不达标。他们虽然满腹经纶,可实际生活却一塌糊涂,导致一些教区教友们拉帮结派,弄得四分五裂,进堂者日趋下降、教会声誉日有所衰,这种现象不得不令人扼腕叹息和担忧。

  毫无疑问,修院是圣召的摇篮和心脏。要作神父,修院的培育和陶成自然是必须的,它是走向神职界的第一道门槛。可是,仅仅依靠修院的培育是远远不够的,特别是我中国大陆的各大修院,由于文革的冲击,原有的基奠全被摧毁,直至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得以初步落实。在这青黄不及的背景下,全国各地虽纷纷恢复修院,但其师资学历是远远跟不上的,不管是在硬件、软件抑或管理方面,都面临着一系列的困难。当然,困难归困难,可办学是刻不容缓的,于是,开始复苏的中国教会刻服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困难,迈出了新的步伐、翻开了新的一页,即便速成班也好、半工半读也好,总之,一批批教会新的栋梁之材已经走出修院,走向社会,肩负起中国教会的希望与未来,力挽社会狂澜中奄奄一息的中国教会。

  这当然是可喜可贺之事,可由于修院师资的欠缺和培育的不健全,加上有些神父总是把修院学来的仅有资本作为自己的终身法宝,不求上进,甚至对仅有的知识也是生搬硬套,这往往就会导致理论与实际的相互脱节,福音与生活总是不能接轨,不仅使福传工作不能顺利开展,而且就连自己也常陷于困惑之中。

  其实,仅靠修院的培育是不够的,它只是作为修道者的第一个登山点,以后的路还很长、很崎岖,它需要一步一个脚印不断的往上爬,特别是科技飞速发展、知识领域日新月异的今天更是如此,更不能放松。我们都非常清楚,任何一位社会工作者或者一位教师,他们在学校学来的知识也只是理论性和基础性的。至于要使来日的工作能顺利开展,还得靠自己在实际生活和工作中不断的学习与总结,使之实用化。同样,作为教会的牧者——主教和神父,更应该具有这种不断向他人虚心请教的态度,因为他们面对的是各阶层各领域的人。就如我在前面提及,修院培育那只是整个修道生涯中的冰山一角,一旦走出修院、走向堂区、迈向社会,我们该向老主教、老神父、以及教友和社会各阶层请教的东西还很多很多,我们该时刻谨记孔老夫子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”的治学格言,并践行之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在这本社会大百科全书中不断的汲取、不断的充实自身,福传事业才能在社会各阶层中游刃有余的开展。

  然而,不幸的是我们常常以主教、神父的身份自居,仅凭修院学来的那“几招”作为自己的防身“武器”,整天围绕着钱和权打转,对有钱有地位的教友随叫随到,对下层贫困教友的呼声则听而不闻、视而不见,使得教友之间在无形中划上了一道道令人心痛的鸿沟,有钱的教友可以天天围着神父转,贫穷者则连主日天也不愿再进教堂。这一切,都是与基督的教导背道而驰的,不是把羊群引向天主,而是引向自己,导致羊群迷失方向,流落失所。关于这一点,我们应该向圣若翰洗者学习:“他该兴盛,我却该衰微。”(若3:30)

  试想,作为天主子的耶稣基督,他本身是富有的,可为了拯救陷于罪恶中的人类,他甘愿降生成人,且以奴仆的资态来到人间。他走向人群,特别是走向穷人、走向卑贱者、怜悯孤儿、援助寡妇,体贴民众的所有疾苦;他还复活死人、宽恕罪妇、使瞎子复明、让瘸子行走,凡到他跟前者,他都一一抚慰着他们破碎的心灵,满足他们的心愿。甚至就连自己将被交付的那一刻都还在为人类祈祷,祈求天父宽恕人类的无知与堕落。

  这就是主耶稣基督,这就是我们的长兄、我们的朋友、我们信仰的中心。所以,我们这些步伍基督芳踪的人,特别是将作为基督第二和已作了基督第二的人,不应以自己的身份自居,而应以耶稣基督为榜样,学习他那种甘愿为大众服务和牺牲的精神,以仆人的心肠去对待任何一位兄弟姐妹。

  当然,理论与实际牧民工作是大相径庭的,而且神职人员也是人,他们和我们一模一样,是有七情六欲的人。但既然选择了,就必须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,在依靠天主的同时,灵活运用天主赐予的恩宠去迎接各种生活的挑战。也许好多时候我们会以这个时代的各种客观原因来解脱自己、为自己辩白,可当我们静下心来反省教会所历经的整个旅程时,又有哪个时代的“牧人”活得那么轻松和潇洒?又有哪个时代的牧人不付出不同程度的代价?甚至是血的代价。因为耶稣曾说过:“谁不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我,不配是我的。”(玛10:38)、“谁若愿意跟随我,该弃绝自己,背着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我。”(玛16:24),而且他还说过:“没有徒弟胜过师傅的,也没有仆人胜过他主人的。”(玛10:24)。所以说,我们跟本没有理由推卸自己的十字架。可我们亦无须担忧,因为耶稣同时也对我们说:“凡劳苦和负重担的,你们都到我跟前来,我要使你们安息。你们背起我的轭跟我学吧!因为我是良善心谦的:这样你们必要找得你们灵魂的安息,因为我的轭是柔和的,我的担子是轻松的。”(玛11:28——30)

  故此,只要我们全心依赖耶稣基督,以他为生活的支点,他绝不会让我们去沉受那超过我们负荷的十字架,因为他永远是我们忠实的陪伴者,只要我们愿意把手伸向他,他随时都会微笑着握紧我们瘦弱的双手,搀扶着我们摇摇欲坠的身躯,且以百分之百的热情来欢迎我们、拥抱我们。

  总之,作为教会的“牧人”,特别是处于科技飞速发展、经济一体化、人们普遍以物质和享乐为追求目标的时代里的“牧人”们来说,其责任更加重大、道路更加曲折、担子更加沉重。由此,作为一个现时代的“牧人”,除了应具有学习再学习的精神之外,更应具有一颗肖似耶稣基督甘愿为大众服务和牺牲的谦卑赤心。只有具备这种双重的心态,教会的福传事业才会蓬勃的向前发展,基督的爱才会融入各阶层各领域,福音之花才会开遍天涯地角!

 


Copyright © 2005 天堂大理 滇ICP备06000687号
地址:云南省大理市大理古城新民路6号  邮编:671003 
传真:0872-2677960 大理教区负责神父:陶志斌 手机:13708640573
E-mail:cathelicdl@163.com 联络电话:0872-2664130